www.136edf.com

冬夜黎明曲

 2016-12-21   5138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冬夜足够漫长,黎明就会迟到。

朦胧是饱睡后微闭的眼睛,可以翻阅昨夜的梦,也能感受新朝的光。

黑夜像是累了,睡得更沉,似乎在等待旭日东升的闹铃。而我,醒的很早,总是在黑暗里等待黎明的曙光。

东方的晨曦暗潮涌动,隐晦着撒向淡青色天空的光芒。而希望里的新朝,总是用遮面的娇羞掩盖着洪流奔涌的岩浆,抚慰她的热,朦胧她的光,积聚她勃发新生的力量。

冬夜漫长,黎明也在懒睡,越来越晚的晨色依旧需要耐心地等待。

早晨是一鞠宁静的时光,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和追逐,即便是希翼和期待,也会韬光养晦地涌动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发着微弱而坚硬的光,挥撒着优柔而固执的热,点亮每一盏心头的灯,温暖冬晨里每一窗期待曙色的凝望。

黑夜很长,缠绕并覆盖住新生的曙光。夜色很沉,包裹并掩埋着阻挡不住的破晓。洪流涌动,岩浆奔腾,酝酿一个吞天沃日的黎明。

曙光很轻,黎明很静,在一方宁静的田地里耕耘干净的心,像是映照夕阳的水田里那耕牛、那犁巴、那头戴围笠的翁,像是一幅岁月的巨画,又像是涂抹在时空里的一抹彩虹,宁静,优美,饱满而坦然。

岁月很长,时光很美,黎明的沉淀总会积聚温暖的力量。光阴很多,生命很短,用每一个早晨收纳感动,滋养勃勃的律动,感受残存于冬夜的温暖,不荒,不费,寂静且饱满。

喷薄的旭日总会划破晨星寥落的夜空,耀眼的光芒也注定不会缺席等待温暖的早上,时光如洪流,万物在徜徉,莅岸者逝者如斯的喟叹化作清风明月下对造物者无尽的怜赏。

原来,只要是黎明醒悟得足够早,黑夜的迷茫就不会太长。于是,每每趁着曙色未开,弹拨独听,绕梁盈怀,尽享黎明的希翼与快慰。

上一篇:年味枣饽饽
下一篇:初雪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