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36edf.com

新蝉初鸣

 2016-07-01   3856次
字体:加大 减小

青岛的夏天来得很晚,凉爽的海风挽留着夏姑娘的脚步,姗姗而款款,仲夏的午后热意开始升腾,迎来寂寥中新蝉的

初鸣。

曾经的蝉鸣,是儿时欢快的时光。当夏日来临,在树影婆娑的午后,淘气地约上三五个“逃睡”的伙伴儿,从吝啬的大人们手里淘来一把儿崭新的麦面,和在水里,洗去淀粉,弄出一小团儿粘在手上就拿不下来的“面筋儿”,再加上一根细细的竹竿,欢呼跳跃着钻进蝉鸣笼罩的树林。林子里凉爽惬意,没有初夏的炎热,只是响成一片的蝉鸣让孩儿们失去了寻找“知了”的方向,蹑手蹑脚的蹭到树底,把竹竿儿顶端的“面筋儿”沿着树干悄悄地靠近正在“知~了”的鸣蝉,随着“知”的戛然而止,面筋上就牢牢地粘住了童年的“猎物”,兴奋陡然膨胀,就连溅了一脸的“知了尿”也毫不在意。粘知了,成就了炎热午后的欢愉,充盈着快乐的童年,凝固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蝉鸣的季节,农事依旧忙碌,只是往日里驱赶炎热的午睡,变成了浓荫下蝉鸣里的“茶歇”。三俩人,一张桌,一壶清茶,在缕缕的清风里话农事,聊桑蚕,打发一个不能入睡的午后,让烦闷的日子充满了生趣。孩子们也不敢乱跑,偷偷“下水”会招来严厉的责备甚至惩戒,只好乖乖地坐在茶桌旁听大人们聊天,好在邻居们从来都是大方的,只要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就会抱来自家种的大西瓜“犒赏三军”,那满口香甜的记忆使得我至今也不肯“试口”路边的“赝品”。蒲扇是少不了的,不但可以摇风纳凉,还能够驱赶蚊虫,不过,似乎摇蒲扇是蝉鸣里大人的专利,抑或是并不安分的孩子们在奔跑中就能够“取风纳凉”啦!浓荫下的茶桌,蝉鸣里的“茶歇”,炎热的季节里不乏清凉的午后,蝉鸣丰满了妄图单调的日子,让整个夏天都不再寂寞无趣,让并不富有的岁月凝固成永恒的记忆,时时敲打怀念的窗,让我去追忆,去感怀那浓荫下满满一桌的乡情和茶韵。

如今,清凉的海边,新蝉初鸣,不惑之身已经浮萍生根,只是,这熟悉的蝉,这入耳的鸣,让我忽然有了新的感念。细想,竟然没有一种虫儿像蝉那样,幼蛹长期在黑暗的土里蛰伏,拼却一身力,几度脱壳的涅槃,破土重生见到光明后,不知疲倦,呐喊嘶鸣。古人认为蝉有五德:饥吸晨风,廉也;渴饮朝露,清也;应时长鸣,信也;不为雀啄,智也;首垂玄缕,礼也。于是,异乡的蝉鸣愈发亲切,竟然听出来浓浓的乡音,更不用说深夏里的初鸣,更是灵动入耳,绕梁萦怀,温润了越来越远的乡情,点缀了一季越来越热的时光。
新蝉初鸣,趣意盎然,在清凉的海风里越飘越远……

上一篇:半夏
下一篇:你还在我身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