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36edf.com

一个家的梦想

 2015-09-09   3958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不管在什么年代,也不管在什么地方,每个人,每个家都有自己的梦想。也许,这个梦想距离现实很遥远,但只要努力,总有一天,终究会实现。

                                        --题记

我的爷爷出生于20世纪初期北方的一个小乡村里,作为当时社会最底层的雇农来说,与千万万农民一样,解放前的生活历经磨难:给地主种地、打长工,养活自己和父母。为了糊口,白天干完活后还得打土坯砖,双手整天与冰冷的井水和飞扬的黄土打交道,晚上还要给村里打更……日子就这样一天又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他们当时的梦想就是能渴望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可这个梦想直到解放后进行土改时才得以实现。做了农会主任的爷爷,和大家一起,分了地主的田,分了地主的房,分了地主的东西。虽然分到自己时是一排破草房和一块偏远贫瘠的土地,可爷爷依然高兴的说,没有共产党,自己的梦想还不知道哪一天能实现,还计较什么。

节俭持家的传统一直伴随着爷爷生活中的点滴。在村里当干部期间,生产队每次分粮食,不仅没有为家里多分过一粒麦子,还拿出自己的粮食接济和帮助村里的贫困户。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爷爷当干村干部时给生产队看菜园,当时五岁的我去给爷爷送饭,看着红彤彤的西红柿直眼馋,可是爷爷始终坚持生产队的规定,尽管同村的老汉一个劲的劝说,爷爷从没有给我摘过一次。

父亲深受这个家庭的熏陶,虽然学习成绩优秀,成为村里屈指可数的高中生,但还是按照爷爷的意愿参了军。父亲参军的部队是工程兵,一直随着部队在全国各地流动,河北待几年,陕西待几年,广西待几年,期间还参加了抗美援越的战斗。现在想来,当时的经历也是惊心动魄,让妈妈担心了好几年。

父亲的梦想,是将大家几个孩子全部培养成人,送进大学的校门。为了梦想,父母节衣缩食,凭借着几十元微薄的工资,硬是将大家几个孩子养活大,陆续上了不同的大学。供应的粮食不够吃,就把细粮换成粗粮,到市场捡菜叶,养鸡卖鸡蛋;煤炭不够烧,夏天到处捡木头,冬天捡锅炉房倒出的焦炭;爷爷生病在床那些年,父亲在城里和家乡之间奔波,忙完春种忙秋收;单位其他人退休了在家颐养天年,父亲却还要在外打工,工地混凝土浇筑一忙就是十几个小时不能休息,因为还有两个孩子上大学需要学费……邻居们都不理解,父亲说,钱财留给孩子总有花光的时候,常识学到脑子里一辈子忘不了,不仅衣食无忧,还能紧跟社会的脚步,与国家共同进步。

爷爷和父亲都是积劳成疾,在病痛中去世,可他们留给大家几个子女很多宝贵的东西:诚实守信、自强自立、勤俭朴素,还有洁身自好,和中国传统中的大多数道德和美的标准一脉相称。作为随着国家改革开放政策一起成长起来的我,和父母一起目睹了国家的转变对家庭的影响:从烧煤到煤气,再到天然气,从此告别了生炉子的烟熏火燎和打煤糕的腰酸背痛;冬季饭桌上的菜肴从单调的白菜、土豆、腌菜和西红柿酱变成了各式各样新鲜的蔬菜;晴天灰尘飞扬、雨天泥泞不堪的土路变成了宽敞干净的柏油马路,公用汽车延伸至城市的各个角落,像蜘蛛网一样将人们的生活连接在一起。

我的孩子出生于二十一世纪初,信息充斥的世界,她们的同龄人在几年接触到的信息超过大家这一代人几十年所了解到的。互联网遍布世界,将天南地北的人和事转瞬拉到眼前。公积金、医保、养老保险制度的实施,普通人的生活保障水平一步步随着国家的富强而提高。香港和澳门的回归,加入世贸,奥林匹克运动会金牌、登月、潜海,这些事件无一不显示着国家在各个方面的强大。我的梦想是希翼自己的孩子能将脚步踏向世界各地,与国家一起复兴壮大,无论走到哪里,都能饱含自豪的目光。

女儿已经是初中的学生了,她们这一代人各自的梦想是什么呢?一定比我的爷爷、父亲和自己要丰富精彩得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国家的十几亿人一样,期待着,憧憬着,相信祖国会给他们提供出满意的答案。

就是这些一个个不同的梦想,将地处天南海北、熟悉的或是陌生的人们与家族、国家甚至是世界的命运紧密相连。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