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36edf.com

关于抗战我所知道的那点事儿

 2015-07-30   4017次
字体:加大 减小

已故的父亲是个荣誉军人,在生前曾经得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勋章,今年是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父亲离开大家已六年。

关于父亲的战斗经历我知道得很少,这不仅是因为我那时候年龄小,不懂事,而且因为父亲很少提及自己的经历。我记得,每逢过年的时候,总会有几个不是亲戚的人到家里来看望父亲。印象很深的是一个又矮又瘦的小老头儿,叫刘连芳(音,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几个字),他是个聋子,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很怕他,总觉得他很奇怪,娘悄悄告诉我说,他的耳朵是让炮弹炸聋的。老家那里的风俗,过年有客人来的时候,小孩子是不能上桌的,所以父亲他们的谈话我没大听见过,偶尔隐隐约约听到的,却也跟打仗没什么关系,感觉他们只是一起喝喝烈酒,聊聊家常……

后来,那个人不怎么来了。我大学毕业后若干年,一次忽然忆起这件事,曾经问过我娘,娘回说,只怕人早就没了,我顿时无言以对。是啊,肯定是人没了,不然还能怎么说明呢。

2009年,爹83岁时去世了。今年的俄罗斯抗战胜利阅兵仪式,邀请了二战老兵参加。这些老兵,基本都是90多岁或超过一百岁的老战士,而再过几年,他们,还能剩下多少呢……

前几年,闯东北的姨妈回老家来,跟她聊天的时候偶然说到川军抗战,姨妈说,小时候到村北的山上去拣柴,看到很多墓,那些就是四川抗战兵的墓,满山都是啊。姨妈是那个年代的女人里少有的读书人,她是认识字的,她说,那些墓碑上有的有名字,有的根本没有名字。我光是听娘说,那些当兵的好可怜,大冬天的脚上穿的还是草鞋,每个人身上只有两个手榴弹,一丁点干粮,不知道他们怎么熬过冬天。我小时候,老家的冬天可是经常到零下十几度的,一九四几年的冬天不知道会不会更冷?

不识字的娘只知道他们是打鬼子的八路军,姨妈知道他们是四川来的川军。小时候听娘说,村西北沟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战斗,战斗结束后,村里有个当娘的,儿子也当兵,她曾经到沟去找过自己家的儿子,没找到,只看到满沟的尸体。

我小时候胆子特别小,听到这些事情,连西北沟也不敢去了,更不敢往深了打听,但是300万四川壮士出川抗战,牺牲60万,这些数据深深的记在了我的脑海里。

抗战已经结束70周年了,这个时间跨度几乎跨越了整整一代人,曾经历过抗战而健在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这段历史离大家越来越远,大家应该始终记得抗战胜利的来之不易,先辈们为了保家卫国所做的牺牲不应该被忘记,作为历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代人,大家有义务把这段屈辱的历史流传下去,让后人了解这段历史不被曲解,记住这段历史不被忘却,这是大家这一代人的责任和事业。

上一篇:浣溪沙 . 石牛颂
下一篇:梦入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