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36edf.com

墨香熏暖的流年

 2014-06-09   3315次
字体:加大 减小

花落流年,佳期如许。忙碌的日子里偷得半日清闲,翻动一路上与书相伴的时光,记忆竟然就像是夹在书中的绿叶,青涩而又飘香,牵动我怀旧的思绪,再次温馨地回忆墨香熏暖的流年。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大包干”的落地,一直困扰人们的温饱问题得到极大的改善。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相对充盈的物质供给确是很难立竿见影地带来精神生活的丰富。学前的孩子们除了泥巴沙子就是偷下水库,最好也就是半导体收音机和黑白电视。直到抱着板凳背着书包走进学校的那一天,才认识了现在孩子两岁就熟知的“a、o、e”。随着认字越来越多,学习的兴趣也慢慢浓厚了起来。最初结缘的,是父亲每天必读的《农村大众》,这份多年前就已经停刊的报纸,吸引了我的兴趣,成为这些年来我与墨香牵手的“初识”。

那时候,整个村子订阅报纸的人家不多,一个乡镇里唯一的邮递员都清楚地记着每家每户的大门。每当听到自行车“叮铃铃”的呼唤,第一个跑到大门口的总是我。兴奋地接过飘着墨香的报纸,就像是抱着自己喜爱的小猫小狗一样,生怕丢了、跑了或是掉在地上摔坏了。就这样跑进属于自己的小屋,甚至顾不上留意一向严肃的父亲默许的目光(哥哥姐姐都是把报纸拿给父亲第一个阅读的)。躲在屋里,费力地读着半生不熟的方块儿,生涩而贪婪地触摸着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求知的冲动和好奇的满足,这也成了顽皮的我一天中最安静的一段时光。

父亲看我喜欢读报,就默默地加订了一份叫《参考消息》的报纸,周刊的《参考消息》八毛钱一期,在当时一斤猪肉不到一块的年代里,这不能不算是一种豪侈的享用。于是,每到周末,我就期盼着自行车的铃声,期盼着熟悉的邮递员叔叔给我送来外边的世界。《参考消息》分成国内和国际板块,在那个基本没有广告的年代,这两版满满的信息对于一个识字不多,并且边学边读的孩子,足够认认真真“研究”两天的了。

我“参与”之前的报纸,父亲都是整整齐齐地摞在一起。终于有一天,父亲发现报纸被我搞的“千疮百孔”。也不知何时,那时候竟然染上了“剪报”的“恶习”,把一张张庄严的报纸剪得七零八落,每一张报纸都被剪得像是八袋长老的褴褛丐服,惨不忍睹。每每发现报纸上有好的文章,小常识乃至谜语笑话,我都会毫不迟疑地用剪子“掏洞”,然后把剪下的部分方方正正地用浆糊贴到自己的珍藏本上。日子一长,本子竟然“涨蓬蓬”地鼓了起来,任你怎么按压,还是依旧如初地涨着鼓着,像极了胖乎乎的小猫小狗,总是让人爱不释手。一页页翻着自己的杰作,闻着本子里淡淡的墨香,读着每一段让我开心和沉醉的文字,惬意而又满足。父亲总是悄悄地把我剪得乱七八糟的报纸叠把起来,依旧摞放在它们原来的地方。父亲的默许和纵容,使我更加肆无忌惮地沉醉于剪报,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我与墨香的渊缘。

小人书也是孩子们的最爱。不管小伙伴们哪一个“豪侈”地买了新的小人书,我总是毕恭毕敬地第一个排上队借读。那时候的小人书门类齐全包罗万象,古时候的《忠烈千秋》、《铡美案》,现代的《红灯记》、《戴手铐的旅客》,戏曲的《孽海缘》、《打金枝》,还有手绘版的《三毛流浪记》……不一而足地吸引着我的视线,让我一不留神就会陷进飘着墨香的故事情节里,沉迷而又满足。不知不觉中,我也收集和拥有了十几本小人书,就像宝贝一样珍藏着。总是羡慕有的伙伴儿那满满一抽屉的“骄傲”,在我眼里,那就是世上最最富有的艳羡。

如今,摩挲着一本本的精装,浏览着一摞摞的经典,感觉没有了从前那份急切和满足。或许,真应了那句名言:大家怀念过去,不是因为那时候美好,而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还年轻。

无论怎样,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怀念,怀念这一路上被墨香熏暖的流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