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36edf.com

岁月,许我留香

 2014-05-30   3312次
字体:加大 减小

抬头望向窗外,枝头的月儿阴晴圆缺已轮回几载,微风拂过发丝,想起一首《浣溪沙》,念及家人。诗曰:轻汗微微透碧纨,明代端午浴芳兰。流香涨腻满晴川,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端午即至,每每总会不觉回忆起小时候过端午节的场景。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粽子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不知是因那醇厚细腻的甜味已积淀在记忆深处,还是因其散发出的清纯芬芳早已存于心的重要位置。

现在走在大街上,各种各样的粽子都能买到,而且每一个的外观都精致美观,可是,当我品尝时,却是永远找不到那一份包含着母爱的香味。在记忆中似乎定格了一幅画面,小时候每逢端午节家里人都欢聚一堂,当然那天的主角一定是母亲,而配角就是父亲,我和弟弟则演饰着“跑龙套”。

母亲在那天会做一大桌精美可口的饭菜,当然粽子必定是出彩之处。母亲的手小巧玲珑,左手拿起一片粽叶,在右手的帮助下沿着卷起的手掌裹成一个锥形,舀进几勺白糯米,用筷子插入锥形底部夯实,再将粽叶裹成一个三角锥形,用绳子系牢。很简单的步骤,一个呈三棱形,小巧玲珑的粽子便呈现出来。刚出锅的粽子,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充盈饱满,碧绿的箬竹叶还散发着山野的清香。我和弟弟总是流着口水,急切的想剥开品尝,而母亲则是很幸福的微笑。

日子总是不觉而过,可是记忆却总存在于心。念乡情,思亲人,这些记忆似捆绑粽子的细线,连成一串串,串串入心田。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只一句,就让人百转千回。梦随乡风遥乡情,花随人心忆人情。纵使粽香满千涯,深心独念那一缕。岁月,蹉跎了年华,勾住了过往,唯愿留香。



上一篇:墨香熏暖的流年
下一篇:最美的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